Ctrl+D收藏此页 把媽媽效到精神病院 (重口)

我叫做Eric,24歲,是個IT新貴,在一年多前做了一個人氣網站,賺到了一生都花不完的錢,但把我一手養大的親媽媽卻的得了精神病,自殺了兩次,幸好發現及時, 但一直都要看醫生和服藥。後來聽到朋友介紹一所另類精神病治療中心,是地下運作的,因為太激進,被主流醫學排擠了,聽說成效不錯也只好試試。

媽媽叫羅玉瓊,44歲,守寡了18年,身材很好,5尺2吋高,三圍是36D、27、34。被送到已一個月,第一個月是不準探望的,我被安排在第二個月入來看看治療的過程和成效。媽媽入住在五樓,那是訓練女性「性受虐狂」的場所。 以激烈手段治療有自殺傾向的病人,算是以毒攻毒吧。

「每個女人天生都有性受虐傾向,」所長李太太介紹道:「只是這種摧殘在許多人身上是痛苦,但在自殺者身上的快感,我們就是要把痛苦和性快感連起來,把自毀行為快感化,從而有活下去的理由。」 李太太56歲,是個資深的心理醫生也是知名的SM女皇。

我們走進治療室,裡面正在進行階段治療。只見房間裡排列著各式各樣大大小小令人毛骨聳然的刑具,旁邊大約有十來個病人排成一列正等著接受治療。另外在房間盡頭的地板上還橫七豎八地躺了五、六個女病人,她們有的已昏死過去,有的還在微微抽搐,其中有一個女病人的陰部還在不停地流血,大腿根及身下的地板已被鮮血染紅!

「治療由六種酷刑組成,」所長介紹道:「病人只有通過全部六種刑罰的摧殘才算一個療程,如果中途忍受不住,可以退出。不過即使通過了全部治療,其人也與屍體差不了多少了,一般情況下需要休息七到十天才能恢復。」

說話間,新一輪治療開始了。

「羅玉瓊,到你了!」一名行刑女站在隊伍首位的一名病人喊道。

「是!」留著長發的是我媽媽,媽具有超一流模特身材,且面容嬌好,在病人中越眾而出。

「先穿上衣服!」

羅玉瓊從包裡拿出衣服穿起來,不一會就穿戴完畢。只見她上身穿著一件黑色束腰皮茄克,裡面空空蕩蕩的僅戴了一只胸罩,下身是一條舊的緊身Legging,現出緊繃繃的大腿和臀部,腳蹬黑色6吋高跟鞋,顯得極為性感!

「吃淫藥!」

「是!」羅玉瓊照辦了。

做完這一切,治療就開始了。

只見兩名行刑女架著羅玉瓊來到一個梯形台前,將一個電極插入她那幽深的乳溝裡,然後讓她趴在梯形台上面以使其臀部向上翹起,並使她的陰部剛好頂在固定於梯形台的另一個柱狀電極上,然後又將她雙手用手鐐固定在台子的另一側。

準備完畢後,這兩名行刑女各拿起一塊連有電線的槳狀木板,開始抽打她的臀部。

「電擊開關裝在板子裡,」所長解釋道:「當板子擊打在病人臀部上時,壓力使開關合上,電極放電;板子離開臀部後,壓力消失,開關斷開,電極停止放電。」

這時行刑已經開始,只見隨著「啪啪」的擊打聲,行刑女將板子一下一下重重地擊打在羅玉瓊屁股上,而羅玉瓊只是輕微地呻吟著,臉上露出滿足的神色。

「由於位於陰部的電極是在Legging之外,」李太太補充道:「因此頭一階段不會有電流通過人體,一般要到淫水或小便弄濕了Legging之後,受刑人才會受到電擊。」

說話間,由於淫藥與疼痛的共同作用,羅玉瓊洩了身子,那從陰道噴出的淫水立刻濕透了Legging的襠部。幾乎在同一時刻,一陣強大的電流就擊中了羅玉瓊那滑嫩的嬌軀,只見她慘叫一聲,全身不停顫抖,雙腿亂蹬,隨後又痛苦地呻吟、抽搐……不一會,小便就失禁了。

「38……39……40……41……」打到第四十下左右時,羅玉瓊大叫一聲,昏過去了。見此情景,一名行刑女忙拿出一支電擊器,從羅玉瓊的兩腿間插到其濕漉漉的陰部,然後按下電擊鈕,只聽「砰」的一聲,羅玉瓊全身一哆嗦,醒了過來。

「97……98……99……100……」好不容易熬到一百下,羅玉瓊已昏死了四、五次!

行刑女把羅玉瓊從梯形台上拖下來,開始執行第二項刑罰。

只見她們讓羅玉瓊坐到一把用螺絲固定於地面的特制椅子上,然後把她的雙腿向兩邊分開,並擡起來用繩子捆綁在椅子撫手上,接著又把她的雙手扭到椅子背後面用手鐐鐐好,這樣一來,羅玉瓊的雙乳及陰部就完全突出來了。

「準備行刑!」一名負責行刑的小姐喊道。

只見邊門一開,進來十名身穿極窄三點式泳裝的行刑女,她們每人手裡拿一枝能量發射槍。

「這種刑罰非常非常痛苦,」所長介紹道:「十名行刑女每人將向受刑人發射十分鐘能量彈,中彈部位集中在雙乳及陰部三點之上。」

「這種能量彈實質上是一種能量射線,」李太太補充道:「其射到人體上的感覺與電擊差不多。」

「預備……」負責行刑的小姐發出口令。

十名行刑女站成一排,舉起手中的能量槍,開始瞄準。

見此架勢,羅玉瓊臉上露出驚恐的神色,她深知此刑的殘酷程度。

「射擊!」

只聽房間裡響起輕微的「嘶嘶」聲,十枝能量槍同時擊發,一束束藍色的能量射線無情地射向羅玉瓊的雙乳和陰部,其中每個乳房三束、陰部四束,她幾近瘋狂地慘叫著掙扎著,纖弱的身軀如同被拋入了驚濤駭浪之中不停地扭動抽搐。

「我非常喜歡這種刑罰,」李太太道:「我經常都讓行刑女到我房間去給我行刑。我們這位女色情狂副所長小姐也很喜歡此刑,每星期總要上它兩三次。對嗎,所長?」

副所長神色忸怩,微微點了點頭。 「真的?」副所長張太太一臉響往:「等會給我也來一次好不好?」

「當然,」李太太說道:「看得出來,我們張太太也是一個性受虐狂,等會保證讓你欲死欲狂!」

張太太感到自己的陰道在抽搐,似乎又要洩身了,她低頭瞧瞧陰部,那條淺藍色緊身Legging的襠部早已被淫水浸透,在微型陰道按摩器作用下,淫水正在不停地流出來,乳淡黃透明的、粘乎乎的,還散發著特殊的清香!


我們再來看我媽媽羅玉瓊,這時她已被拋入痛苦的頂峰,她恍惚中感到有一把把利劍正在不停地插入自己的陰道和雙乳,劇烈的疼痛使她一次次昏死過去,又一次次把她痛醒過來。她開始出現幻覺了,她看到自己人輕時的情景,那時她還是處女,她想參加情色表演來賺錢,可是自己連一點性經驗都沒有過,於是她參加了培訓。是自己用手指弄破了自己的處女膜,一名男客人當場奸淫了她,使她從此成了一個真正的女人……

漫長的十分鐘終於過去了,只見一名行刑女把羅玉瓊從刑具上拖下來並用電擊器捅她那已遭殘酷摧殘的陰部,一遭到電擊羅玉瓊立刻慘叫著從昏迷中醒來,她雙手捂著陰部想勉強站起來,但乳房和陰部劇烈的疼痛使她不能完全站直。

這時一名行刑女走上前在她的手臂上注射了一針肌肉痙攣劑。

「這種制劑是從多種毒蛇和劇毒植物中提取出來的一種復合生物毒素,」所長說道:「它能特異性地作用於運動神經末梢,使全身骨骼肌發生強烈痙攣,最終導致呼吸肌麻痺而死亡。」

藥物作用非常迅速,沒等所長說完,羅玉瓊已經全身強烈抽搐著跌倒在地上,只見她在地板上痛苦地翻滾著,雙手緊扼頸部,張著嘴,瞪著眼,雙腿亂蹬,身體繃成弓形,由於喉肌痙攣,她只能發出「呼呼」的哮喘聲,嘴唇因缺氧而開始發紫……

「我曾經多次注射過這種毒劑,」所長又接著說道:「那種滋味令人終身難忘,但對性受虐狂來說,倒不失是一種極好的刑罰。」

「與電擊刑相比,哪一種更刺激些?」我問道。

「那當然是電擊刑最刺激,不管是誰,一上電刑台準玩完!」李太太道。

十分鐘後,行刑女開始給羅玉瓊注射解藥,這時羅玉瓊早已因窒息而昏死了過去了。

第四項和第五項刑罰分別是電擊刑和絞刑,各執行十分鐘。被電醒的羅玉瓊艱難地向電刑行刑台爬去,從陰部流出的淫水在地板上拖出一道濕痕。她爬上電刑台,仰面躺好,行刑女分開她的雙腿,在她雙乳上裝好電極,並把她全身固定在台子上,開始行刑。

電擊刑是公司裡最殘酷的一種刑罰,也是淫女們最消魂的一種刑罰,十分鐘後,當羅玉瓊被行刑女從電刑台上拖下來的時候,她已處在深度昏迷狀態,行刑女用電擊器電她的陰部,直電到第六下,羅玉瓊才蘇醒過來。

接著她們把羅玉瓊拖到絞刑架下,由於剛上過電刑,羅玉瓊還無法站起身子,兩名行刑女只好架著她,另一名則把她雙手扭到背後用手鐐反鐐起來,並把絞索套入她的脖子。

「執行!」隨著行刑女發出清脆的口令,一名行刑女一按電鈕,只聽「砰」的一聲輕響,羅玉瓊那嬌美的胴體被猛的吊向半空,只見那條粗粗的絞索一下子深深地勒進了羅玉瓊的脖子。由於窒息,她身子拼命扭動,雙腿亂蹬,一縷鮮血從嘴角滲出……

十分鐘後,行刑女把羅玉瓊從絞刑架上放了下來,她的心髒還在微弱地跳動。兩名行刑女走上前,把她身上的衣服扒了下來,然後將電擊器插入她的陰道,按下電鈕,只聽一聲沈悶的放電聲,羅玉瓊身子猛地一震,隨即「啊呀!」一聲微微睜開了雙眼,但不到三秒鐘,隨著全身一陣劇烈的痙攣,她又昏了過去。

行刑女根本沒有一點惜香憐玉之情,繼續用電擊器電擊羅玉瓊的陰道,但對於每下電擊,羅玉瓊的所有反應僅僅是蹬幾下大腿或全身輕微抽搐幾下,始終未能再次醒來!

「所長,我媽媽會不會死啊?」我問道。

「有可能,過去在行刑過程中常有病人死亡事件發生,」所長答道:「這些情況病人家屬也清楚,但還是願意把病人送來,願意接受種種酷刑治療。」

「所以嘛,我們女人都是賤貨,嘻嘻!」李太太接著道。

「唔,賤貨,快舔舔我的陰部!」張太太一手捂著陰部一手指著李太太命令道。

「是!」李太太爽快地答應道,隨即跪到張太太跟前去吸張太太的淫水。

醫護人員一陣淫浪之後,那邊媽媽已被行刑女電醒,雖然她的身體已受到嚴重摧殘,但淫蕩之極的她仍堅持要執行完第六項刑罰。

第六項刑罰是在病人的陰道裡灌入一種強刺激性藥液,其痛苦程度如同是將一把利刃刺入陰道。行刑時間沒有限制,一般要到淫水把陰道內藥液沖洗乾淨為止!

只見行刑女剝光羅玉瓊身上的衣服,然後在她的腳脖子上套上繩子,把她雙腿分開呈「Y」形倒掛起來,羅玉瓊雙手下垂,身子痛苦地扭動著。

這時其中一名行刑女走上前,將一瓶行刑用藥液灌入羅玉瓊那直冒淫水的陰道中,只聽一聲慘叫,羅玉瓊全身激烈掙扎起來,兩條雪白的粉腿不停抽搐,雙手在陰道中亂掏亂挖……

「這種藥物會不會燒傷陰道粘膜?」我問。

「不會的!」李太太回答道:「它只對神經產生刺激作用,但卻沒有任何腐蝕性。」

五分鐘後,行刑女把羅玉瓊放下來,然後把她拖到房間一頭,讓她與其她幾位病人躺在一起,隨後便開始執行下一個病人的治療了。

「所長,你有沒有接受過這類治療呢?」當我們從「性受虐狂」房出來的時候,我問道。

「當然啦!」所長頗感自豪地回答:「當初我也是從一名普通醫生升上來的呢!那時我接受完這六大刑罰之後,還勉強能行走,於是前所長又親自給我執行了第七種酷刑!」

「那是什麽刑罰呀?」張太太好奇地問。

「那刑罰叫乳房絞刑,」所長邊比劃邊解釋道:「先用兩個真空吸引器套在雙乳上,然後開動機器把吸引器內空氣抽走,再用連在吸引器上的兩條繩子將人吊起來。嗨!那時簡直要把我的雙乳從身體上撕拉下來!」

「很帶勁!」張太太一臉響往。

「光這樣還不算,」所長繼續說道:「前所長還用電擊器電擊我的陰部,每次受到電擊,我身子不免要抽搐扭動幾下,這又進一步加劇了乳房的負擔!」

說話間,我們來到了門外,「不送了,我們還有很多病人要治療。」

「好!那我一個月後再來吧。呀!我多口問下,那前所長退休了嗎?」我問。

「是啊!你媽媽之後的那個病人說是她啊!」所長說「不送了,再見!」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更多分类
Disclaimer: This site does not store any files on its server. All contents are provided by non-affiliated third parties.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 and is intended for adults aged 18 or over 本站内容不适合中国大陆地区及其他对色情电影管控地区的人群观看,请自行离开。百度地图
2010-2019 - 酒店夫妻露出自拍,色罗莉,老婆的丝袜p,神咲诗织黑人-kclkz88.top